《西游记》作曲者打赢著作权官司 版税最低收2.7元,西游记简介100字

《西游记》作曲者打赢著作权官司 版税最低收2.7元,西游记简介100字

2017-06-25 23:46 作者:小编

“登登等登,凳登等灯……”听到这个节奏,不少人就条件反射地搬出小板凳准备看《西游记》了……今天,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带大家来看一起与电视剧《西游记》音乐有关的著作权官司,作曲者许镜清起诉某家科技公司在网络游戏中使用剧中乐曲侵犯著作权。法院判决作曲家获赔17万余元,目前该案判决已经生效。

但是,即便像《西游记》这种传播甚广的作品,在音乐版权的使用方面目前尚很难得到规范。据曲作者许镜清表示,直到2014年,很少有人主动向他支付版税,而从2016年开始,他开始在微博置顶留言:“要使用《西游记》音乐作品的,请与我联系……”

根据86版《西游记》片头曲所出的选择题。 手机截图

86版《西游记》究竟“一呼百应”到了什么地步呢?曾有传言说,2017年中央音乐学院的入学考试有这么一道选择题,几乎全民都跟着“边哼边选答案”——等等,你知道其实包括这首“名曲”在内的《西游记》音乐被侵权使用了么?

感受一下86版《西游记》片头曲。 来自腾讯视频

“登登等登”被用进网游 曲作者起诉维权

电视剧开篇的旋律音乐“丢、丢、丢——登登等登”来自于《西游记序曲》,该曲又被称为《云宫迅音》,其作者许镜清先生是86版电视剧《西游记》前25集中所有音乐作品的曲作者。

许镜清在2016年起诉称,2015年12月初,他发现蓝港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未经许可、不加自己署名的情况下,在该公司创作并出品发行的游戏《新西游记》配乐中使用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西游记序曲》《猪八戒背媳妇》两首作品,且该侵权配乐贯穿游戏始终。

许先生认为,该侵权游戏由被告运营,并通过游戏装备充值等手段获得收益,从2014年至今,被告在涉案游戏中使用侵权作品的行为,已经构成对他本人乐曲作品著作权的故意侵权,侵犯的著作权具体包括:署名权、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许先生起诉要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在其官网及其他所有网络删除侵权游戏《新西游记》、在相关媒体以及被告公司网站显著位置刊登赔礼道歉声明并赔偿经济损失160万元。

遭到侵权的另一部作品音乐出现在《西游记》猪八戒背媳妇场景中。 图片来自网络

网游公司:没有侵权主观恶意

蓝港在线公司答辩称,该公司在2015年12月接到相关情况告知后,立即对游戏及相关事项进行自查,在发现相关的情况后,当即对两首涉案作品进行删除,及时停止对涉案游戏使用,已经停止侵权。同时,蓝港公司完全没有侵犯许先生音乐著作权的主观恶意,也没有放任侵权结果的继续扩大和蔓延。

针对许先生所说的关于署名权问题,蓝港公司表示,因为游戏软件的特殊性,将背景音乐的署名显示在软件内很难实现。同时,蓝港公司为了合法使用本案两首涉案作品,分别于2009年6月3日及2011年5月19日同音著协签订授权协议,已经从音著协处获取相关音乐授权,蓝港公司以每首曲子按照年期支付费用。

公司拿到授权后,业务中心转移到手机游戏,因此疏忽超期使用了上述乐曲。但即使要赔偿也应当以音著协费用为依据,而许先生主张160万侵权赔偿额过高。

86版《西游记》剧照。 图片来自网络

违规使用“登登等登”赔多少?看看法院怎么说

探员了解到,在审理该案的时候,法庭主要对三个焦点问题进行了逐一的确认:

焦点一:许镜清是《西游记》音乐的曲作者,有权维权起诉

根据双方的证据,法院确认,许镜清是涉案音乐作品《西游记序曲》和《猪八戒背媳妇》的作者,他虽曾与音著协签订授权合同,约定音著协有权以许镜清的名义向侵权者提起诉讼,但协议中并未排除作者本人维权及诉讼的权利,也就是说,许镜清在著作权受到侵害时,仍享有个人起诉维权的权利,因此许镜清具有该案适格诉讼主体资格。

焦点二:蓝港在线使用《西游记》音乐构成侵权

法院确认,蓝港在线公司超出授权许可使用期限,在其运营的网络游戏《新西游记》中使用了许镜清作曲的两首音乐作品《西游记序曲》与《猪八戒背媳妇》,且未在使用中给作者署名,侵犯了许镜清对于上述音乐作品享有的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

法院并未认定蓝港公司的行为侵犯许镜清改编权。法院认为,依照著作权法的规定,改编权是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虽然经当庭对比,可以确认涉案游戏背景音乐中使用了涉案音乐作品,且与原曲存在一定差异,但在双方对是否改编的问题各执一词,且许镜清未就该项争议提交证据,法院无法确认蓝港在线公司的使用行为已经达到了改变原曲形成新作品的程度。

焦点三:起诉160万为啥判赔17万?

在诉讼中,许镜清主张经济损失按照其实际损失即合理许可使用费计算,并提供了授权他人使用涉案音乐作品的授权书作为计算依据,要求蓝港公司赔偿160万元。

法院认为,许镜清提交的两份授权协议涉及的音乐作品均为《西游记序曲》,该作品的授权费用并不能证明另一涉案音乐作品《猪八戒背媳妇》当然地具有同等商业价值,且许镜清授权案外人的权利范围与蓝港公司具体使用情况存在差异,因此该证据无法证明遭受的实际损失。

在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和蓝港公司因侵权行为的违法所得均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法院适用法定赔偿方式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法院综合了4项因素酌定赔偿额:

首先,两首涉案音乐作品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其中《西游记序曲》具有较高的商业价值;

其次,蓝港公司是在取得授权后超期使用,主观过错较轻,并且在被起诉后删除了涉案作品,避免侵权后果持续扩大;

再次,背景音乐是网络游戏其中一个元素,故应当考虑涉案音乐作品在涉案游戏中发挥的作用;

第四,涉案游戏的影响力、使用涉案音乐作品的具体方式、侵权持续时间等。同时法院认为,许镜清为诉讼支出的律师费、购买DVD作为证据的费用均属于维权合理支出,应予以全额支持。

法院一审判决蓝港公司公开刊登致歉声明并赔偿许镜清经济损失160000元及诉讼合理支出15488.7元,两项共计175488.7元。

86版《西游记》曲作者许镜清。 图片来自其微博

重案专访

创作《西游记》音乐30年 收到版税最低2.7元

2016年底,开播三十年的《西游记》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音乐会,而这场可以唤起无数国人美好记忆的音乐会是由2.9万个网友众筹完成的。这场音乐会筹办之路一波三折,找不到资金的许镜清曾在微博中感叹:“数十电话约我,数十人访我。喝了数十杯茶,说了无数的话。一次次充满希望的激动,一次次暗淡凄凉的失望。现在又回归往昔的平静了。我在翘首企盼助我之人的到来。苍天啊,我的西游记音乐会路在何方?”

今天,许镜清在接受探员采访时表示,《西游记》播出三十年,作为作曲人,在维护著作权方面感慨颇多。

重案组:这个维权官司胜诉了,您对结果还满意吗?

许镜清:胜诉本身已经证明法律是支持正当、合法维权者,对于赔偿数额是否“满意”,很难用几句话简单概括。我的《西游记》音乐是具备实证性的版权价值,我之所以要维权,不仅要侵权者赔付我应得的版权价值费用,而且,希望通过法律手段对侵权行为采取惩罚性的赔偿,这样,才能从法律法规层面真正做到保护著作权人权益,对侵权者才能有震慑作用。但是,这次的官司维权,判决结果让我很失望,侵权者很高兴。

重案组: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西游记》音乐进行维权的?目前还有其他案件在起诉吗?

许镜清:我这几年开始打官司维权,我是1995年加入音著协的,一开始是通过协会对侵犯《西游记》音乐著作权的个案进行维权,但后来,我发现协会的维权力度还是不够,所以这两年我开始委托律师维权。

重案组:什么事让您开始打官司维权?这几年《西游记》音乐被侵权使用的情况还严重吗?

许镜清:我之前一直说自己的心愿之一,就是举办西游记的音乐会,开始没有资金,我就想用打官司维权的钱来作为资金开这场音乐会,没想到后来通过网友们的众筹实现了这个愿望。现在,《西游记》音乐被侵权的情况好了一些,我在微博上也说了,有想用《西游记》音乐的人可以与我助理联系,大家商量合作,也确实有单位和个人来谈,但是侵权的现象还是有,就拿各大电视台播放《西游记》来说,他们不和我打招呼是不对的,这本身就是侵权行为,不管什么媒体,在具有广告收益的节目中播放歌曲是要经过我们权利人书面授权的。

重案组:《西游记》播出三十年来,您收到的版权费大概是什么状况?

许镜清:基本上在2014年前,就没有主动付给我版权使用费的单位和个人。我收到最多的一笔版权费是韩寒支付的,当时一共10万元,扣掉税款和音著协的管理费,我们词曲作者一人分到3万元。前两年彩铃很火的时候,我跟40个网站要求过使用西游记音乐的版权费用,大概平均一个网站支付了200元左右,最低的一个网站给了我2.7元。

重案组:您为《西游记》作曲当时一共获得多少酬劳呢?您在下一步的打算是怎样的?

许镜清:当年拍摄《西游记》,央视每集支付我250元的作曲费,总共下来是6000多元。当然,在我看来,西游记的音乐不是可以用钱衡量的,它的价值是无限的,多少钱都不可能造成像西游记音乐如今这样的影响。过了三十年大家还这么喜欢,大家的喜爱与认可就是对我最大的酬谢,我用我的创造力和辛苦赢得大家的热爱,而我至今也有创作的热情,我下一个愿望就是把《西游记》女儿国部分的故事搬上舞台,打造一个美轮美奂的音乐剧。

新京报记者 王巍